如何拯救文科:回答“学这些专业能找到工作吗”的正确姿势

进步主义手册 / 海外教育家
本文共计 2675 字

撰文 / 朱芷萱

编辑 / 灯塔学院编辑pengqigang@alighthouse.org

“老是有人问我:你学这些专业,将来能找到工作吗?”


麦克马斯特大学的三年级学生 Pearl Bakhtiari 抱怨道。她主修哲学,辅修法语。在她看来,当今社会变得非黑即白,人文类学科才能为世界增添不少色彩。可身边的人始终无法理解她的选择。

灯塔学院每日更新的《造一座灯塔》微信订阅账号是来自全球的深度留学讯息和海外教育故事的最佳读本,每晚准时推送至你的微信中。


事实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文科抱有与她一样的热诚情怀。 在国际范围内,大学里的文科专业似乎越来越“不受欢迎”。


根据美国人文与科学院的数据, 在 2015 年,美国主修人文学科的学生人数比例已经由 20 世纪 60 年代的将近 1/5 下降到了 1/20。 加拿大也有同样的趋势,人文学科入学率在 2015 年骤降 5%,跌到了 1/20,是所有学科中下降最多的。


在这“巨人陨落”的现象背后,有一定社会因素的影响。进入信息时代后,人们更加适应碎片化阅读,注意力成为了稀缺资源。


而文科课程,不论是艺术、文学还是哲学,都要求学习者有持久阅读、深入钻研的毅力以及专注力,要充分参与到思考过程中去。 已经习惯了“文化快餐”的现代人很难喜欢上这样高强度和深度的信息摄入。


比起花一下午钻研一段精妙语法或冥思一个哲学概念,他们可能更乐意看些搞笑段子或者读点股市资讯,后者虽然也枯燥无味,至少还能给人一种“正在赚钱”的安全感。人们掉进“文化消费主义”的旋涡,忽视了文科知识在个人价值观建设以及综合素养发展中起到的关键作用。


但文科没落的深层原因也不是很深,其实离不开一个“钱”字。


乔治城大学教育与就业中心统计表明,理科学位的学生要比文科学位的更容易找到工作。比如,历史学科学生失业率是 10.2%,而工程学仅为 7.5%,商学仅为 7.4%。


同时,理科生赚到的工资也更多。 根据美国大学与雇主协会的数据,刚毕业的文科生,找得到工作的话,年薪平均在 36,988 美元左右;而工科生则能赚到 61,913 美元。即便进入职业生涯中期,这种差距还是存在,工科学生始终比历史系学生多赚 30% 的工资。加上当今高等教育成本不断上涨,如果要花几十万攻读一个学位,申请者就不得不考虑这个学位的“性价比”。


于是,不论兴趣如何,大部分学生还是会抱着找好工作、赚高工资的目的考取理科学位,家长们更是百般督促孩子向“理”走,对文科避之不及。


但这种种数据分析都忽视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文科知识其实是任何职业的基础。把眼光放长远一些就会发现,通常能做到 CEO 职位的人都有一定的人文学科背景。 文科所培养的能力其实是所有雇主都需要的,如读写能力、批判性思维、跨文化视野、团队合作和交流等等。


据美国高校校友会研究,将近 90% 的公司高管希望雇用有口头和笔头表达能力的雇员。其中 75% 的人希望雇用有道德评判力的毕业生,70% 则表示希望雇员有创造性思维。这些能力都是使人一生受益的,而不仅仅是为了短期内的职业考虑。 相比之下,理科,如商科专业,对于学生的培养层面其实更加狭窄,只是在特定的专业区域进行能力培养。没有文科素养,学生的视野也会受到限制。


文科素养对一个人自身的完善是至关重要的。文科教授 Nussbaum 认为,人们通过文科(文学、哲学、历史等)学习,更深刻地去理解爱、美、生、死等抽象概念。“不管我们学什么、将来做什么工作,人总有一天要直面自己、直面生死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经常见到成年人在职场打拼多年后又重返校园修习人文学科。 面对一些深刻问题,只有文科素养才能让我们勇敢与深渊对视。


一些高校从业人员看到了失去文科培养将给高等教育体系带来的危机,于是开始探索“拯救文科”的途径。


部分院校开始通过新型的专业培养计划,把文科和理科“捆绑出售”,让学生做到文理双修。


麦克马斯特大学在四年精心筹备后终于在今年开启了“商科与人文综合”项目。此项目中,商科学生必须选修哲学、语言、文化等人文学科才能拿到商科学位。为了保证文科课程的质量,商科与文科院长达成了一项长期合作协议,由人文院提供文科课程。这些课程有:《洞察力和探究:提问改变世界》、《现代英文中的句子和交流结构》、《语言与社会》等等。“商科知识很有用,做个小职员的话足够了;但我将来想做企业家,有些事是我必须通过学习文科去想明白的。”


项目里的一个学生 Ryan Sommer 如是说。而另一名学生 Astara Truman 的目标是开一家素食餐厅,为此她选择学习哲学,她相信哲学知识能帮助她把餐厅塑造成自己梦想的模样。


波特兰州立大学在这方面有另一套策略: 很多大学都会给大一新生提供文科类基础课程,但是波特兰不仅让学生在一门单独课程中学习哲学文学等知识,而是用一个话题涵盖众多跨学科课程。 选择了一个方向后,学生可能同时会从数据、媒体、哲学等各个方面分析特定的社会现象。像这样的“捆绑项目”即培养了学生的综合能力,又提升了文科课程的上座率,可谓一举两得。


另一方面,部分高校希望以科技降低文科课程的成本,从避免因预算不足不得不砍掉文科项目的命运。


这些院校开设大量文科网课或线上线下教育结合的“杂交课程”,还设立奖励机制,推动教员将网课等技术应用到自己的课程里。 如此一来,文科成本就降低了。并且有报告显示,网课学生最终的学习成果和实体课并无差距。


这种混合模式另一大功劳就是推动跨学校的文科教育资源整合。网课摆脱了授课地点的限制,于是一些院校开始合作共同设计文科课程,共享教师资源,还能邀请一些学生平日不可能接触到的业界专家来授课。除了线上授课,线下也能安排更多跳出教室的活动,比如在美国公共文理学院五所院校联合设计的一门美国原住民文化杂交课程中,线下部分就是组织学生到布洛克岛(BlockIsland)实地观摩原住民手工艺品。如此一来,文科教学范围更广、内容更多彩,对于学生也就更有吸引力。


针对文科成绩难以“量化”的问题,一些学校开始尝试建立“技能簿(skillsledger)”体系,以替代学分学时制。


所谓“技能簿”上列出的技能不仅是常规的职业技能,而是“跨文化交流能力”、“设计思维”、“新媒体知识”这样在将来工作中起基础作用的“软实力”。技能簿上的评价可能来自于教师,也可以从其他途径获得,比如社会实践等。这些“软实力”几乎都是基于文科素养发展而来,因此“技能簿”可以更全面综合地展现学生的实力,也让人们明确看到文科能力在学生未来发展中的价值。


“拯救文科”行动方兴未艾。


文科作为与“人”和“社会”紧密相连的学科,教给学生的各种技能确实是无价珍宝。 文理双修、全面发展也越来越成为未来的潮流。希望这些拯救行动能推广文科价值,唤起社会对文科专业的关注 ——希望有一天,当人们提起文科,不会再使用“拯救”这个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