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灯塔总监:Flora,在申请升学的同一行业里,做不太一样的事

先驱者 / 留学生口述
本文共计 2101 字

撰文 / 采写 / 李雅雯

编辑 / 灯塔学院编辑pengqigang@alighthouse.org

编者按 / 灯塔学院申请咨询服务以 5 - 1 模式,5 位顾问服务于 1 位申请者。很多时候,选择精品咨询机构的学生会热衷于灯塔的常春藤校友顾问,却忽略了其他 4 位顾问。其实在咨询过程里最核心的角色是 申请总监 ,目前全职灯塔 申请总监 均有平均 10 年咨询从业经历和极为丰富的申请案例。这里就是他们,和中国留学咨询业的故事。

Flora Cheng

灯塔学院申请总监

灯塔学院每日更新的《造一座灯塔》微信订阅账号是来自全球的深度留学讯息和海外教育故事的最佳读本,每晚准时推送至你的微信中。

美国升学指导专家

全职留学申请职业 6 年履历

擅长 美国本科申请、本科转学方案

美国硕博申请策略与规划

@你的灯塔申请总监

你咨询顾问眼里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采写 / 李雅雯


2017 年,暨南大学深圳旅游学院刚升入大四的 Hui 找到 Flora,请 Flora 协助自己申请 美国景观设计硕士

 

“Hui 的背景十分平淡, GPA 3.4 ,学校采取五分制算法。 没有语言成绩 没有 GRE 成绩 ,本身也没有信心,还打算干脆不如延期。”

 

Flora 知道, 延期入学,对于多数留学机构保证录取结果来说是最稳妥的做法 ,但她也深知, 这一年学习中断,对于 Hui 整个学习生涯的连贯性会造成多大影响

 

做事细致严谨的 Flora 发现 Hui 学校核算 GPA 的算法有问题:经过她的重新计算,Hui 的 GPA 正确修改为 3.5/4,在帮助 Hui 做足心理建设,为他进行了当季申请之后,Flora 给 Hui 规划了精确到日的时间轴:什么时候考雅思和 GRE,需要做哪些备考准备,并为 Hui 联系相应的作品集辅导老师。

 

即使是为 Hui 明确了努力的方向,且一步步地推着他走,仍然会遇到很多不可控的事情:Hui 的雅思一直刷不上去,始终停留在 6 分的阶段;GRE 准备了几个月最后也只考了 293; Hui 在考试连续受挫后选择了失联;学校一所一所地发来拒信

 

Flora 知道,她这根木板不能断。


Flora  坚持要靠自己去堵住所有不利因素的攻讦,她继续和被拒学校沟通,督促 Hui 刷分,完善作品集,继续着对于剩余学校的坚守。 在看到 Hui 被华盛顿圣路易斯 —— 他所有申请学校中排位最好的一所梦校录取时,我激动得差一点哭出来 。其实我和 Hui 连一面都没有见过, 所有奇妙的联结都发生在线上,仅靠我们一起做成的这一件事 —— 一件特别重要,值得骄傲很久的事 。”

 

Flora 清楚记得自己带过的每一个学生,但在所有人里,吉林大学的刘,却是唯一一个令她切身共鸣的人。

 

读人力资源管理,想跨专业申请数据科学的刘,本专业 GPA 不到 3.0,辅修计算机,挂了科 确定了申请院校清单之后,才承认自己谎报了托福和 GRE 成绩,前者实际只有 80 却谎称 96,后者只有 302 却说是 316 。 

 

当时时间已经非常匆忙,绝大多数升学指导老师在遇到这种情况时,都会劝学生延期 ——  学生不诚信谎报数据,无论是逻辑或是合同上,都是学生的全部责任 但 Flora 决定为刘改变这个他犯下的错误 ,无论当初犯下错误时的初衷是一时冲动,或是虚荣心作祟。Flora 沉下心来对他说,GPA 不到 3.0 没关系,努力把托福跟 GRE 刷上去。


刘却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因为压力大,出现了心理抑郁症状。

 

刘告诉 Flora,自己有一个一起申请的同校伙伴,托福和 GRE 都首考分别考出了 105 和 325 的高分。相比之下自己一无是处,没有任何申请更好学校的希望。

 

Flora 想起自己在本科时每次上跨文化交际课的状态。教授这门课的老师在华盛顿大学取得教育哲学博士学位后,又在波士顿大学教书,为变革国内教育的信念毅然放弃美国绿卡回国。


但这一切,却莫名让 Flora 课上的表现异常怯懦。

 

可能很多人都没办法理解,但当时的我确实因此非常焦虑。我既想要给这位我的榜样留下深刻印象,又不想在她面前出丑。 我特别可以理解刘 —— 他并不像自己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不在乎,却恰恰是太过在乎。这样的无地自容和自我怀疑,令他一念之差决定把问题都掩盖掉,不让别人看到自己的伤疤。 我决心和刘一起解决这个问题。

 

刘后来告诉 Flora,自己在考试时甚至会紧张到半途弃考,大脑一片混乱,只盯着时间一点一点地变少。Flora 慢慢引导刘接受自己的问题,不要把自己封闭起来,积极地向外寻求帮助。原本已经几乎放弃申请的刘又开始准备考试,递交完了自己的申请。

 

我之前有一位北交大的学生,家乡在兰州,秋天时给我寄过两箱百合。是那种根茎可以煮粥的,可以做菜的百合。冬天的时候北京雾霾比较严重,又给我寄了玫瑰花茶,兰州的特产三泡台茶 。我真的非常感动,”Flora 说,“ 但我当时在的传统大机构在负责这个同学申请的后期,为了追赶销售额,极度不负责任,在我疯狂的督促之下,才把申请材料拖延着办好。 从结果上看,她最终也还是拿到了密歇根安娜堡和华盛顿圣路易斯的半奖录取, 但这令我十分不安  —— 我已经没有办法在这样的机构里,安心为喜欢我的学生服务了。”


来到灯塔, 在申请升学的这个同一行业里,做一件并不太一样的事 ,Flora 说,不忘初衷,细心面对每一位学生,是 2018 年她重新激活自己的职业道路上,一个恒定不变的标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