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大到爱丁堡,她在塞浦路斯挖陶片,在爱丁堡集市收藏古董

私人史 / 留学生口述
本文共计 2153 字

撰文 / 讲述/TUN 撰文/Echo

编辑 / 灯塔学院编辑pengqigang@alighthouse.org

TUN  毕业于 北京大学考古系 ,硕士毕业于 英国爱丁堡大学 ,主修地中海考古。从爱丁堡大学毕业之后,TUN 与朋友一起开了古董公司,现在一家考古研究所就职。


考古学家这个身份被影视文学作品赋予了太多神秘色彩。 好像一提到考古,人们脑海中浮现出的都是阴森的古墓,重重关卡,考古学家像探险勇士一样,提着煤油灯,打开墓穴,在里面寻找宝藏和“失落的古城”。他们往往穿着土色的衣服,带着小圆帽,背着工具包,手里再拿一把小铁锹,齐活了。  

灯塔学院每日更新的《造一座灯塔》微信订阅账号是来自全球的深度留学讯息和海外教育故事的最佳读本,每晚准时推送至你的微信中。

这样的幻想在 TUN 身上得不到实现。20 多岁的她有少女的活力和考古人的情怀。TUN 从小就是标准的好学生,高中在北京数一数二的学校学文科,高考报志愿的时候本来想学心理学,可是父母不太喜欢,后来觉得考古很“酷”,父母也支持,就选择了考古。 北大考古系是中国最好的考古专业,也是最早设立的考古学院,培养出许多中国考古届的优秀学者。

未名湖畔的四季春秋无疑是她最受益,最快乐的日子。  

提及最难忘的一堂课,TUN 提到了黄蕴平老师的“动物骨骼”。

有一次黄蕴平老师带了 一只兔子尸体,让学生自己打制石器,然后给兔子剥皮 。整个过程 血淋淋的,挺残忍 ,很多女同学都于心不忍,但是黄老师鼓励同学们: “学考古就要勤动手。” 亲自给学生们做示范,许多同学们才动手操作起来。“大家私下里管黄老师叫黄婆婆,我平时问她问题,她都特别耐心的解答。但是这位婆婆也很严厉,不给大家放水,最后动物考古这门课拿到高分的并不多。”TUN 说。

黄老师是 TUN 本科四年里考古相关课程里唯一的女老师,也是北大考古系里少有的女老师。 对于 TUN 来说,这位亲切又严厉的女考古人就像她的灯塔一样。是黄老师让 TUN 对考古产生兴趣,产生热爱,并怀有严谨,敢于探索的科学态度。

大二时河南邓州的田野实习是考古学生的必修课。

暑期的邓州气候炎热干燥,TUN 和同学们蹲在探方里,一挖就是几个小时。从最开始的刮面,测量,扫土,到给挖出的陶片、骨骼分类,所有都要亲力亲为。 发掘一般都是在农村,条件不算好,旁边就是玉米地,有时候还会有狗跳进探方里。“虽然辛苦,但是田野实习能学到不少东西,每天下工的时候都特别开心。”她说,“实习的时候,遗址出土了不少动物骨骼,我们边挖边辨认各种动物,就回想黄老师课上给我们展示的她亲手制作的动物考古标本、打制石器,还有拼出的完整的动物骨骼,让原本辛苦的发掘工作一下子生动起来,有一种学以致用的感觉。”

毕业后,TUN 去了历史名城爱丁堡,在这个文化与艺术碰撞的地方继续攻读硕士。

国外考古学科和国内是有很大不同:国内考古系大多没有世界考古的课程,而在国外可以学习如玛雅考古,地中海考古等更广泛的课程。 TUN 主修地中海考古,毕业论文写的是塞浦路斯地区大量出产的一种陶器,还参加了爱丁堡大学在塞浦路斯的 field school 到当地发掘。

Field school 在塞浦路斯的 Prastio-Mesorotsos 遗址,TUN 住在距遗址半小时车程的小镇上。发掘工作和邓州实习的经历差不多,但除此之外,TUN 还是第一次参与了考古调查的工作。

每隔 50 米一个人,大家成一排拉网式地行走在田间,仔细观察和搜寻,七月的 Paphos 酷暑难耐,一走就走上大半天。 在塞浦路斯的一个月,辛苦归辛苦,但 TUN 亲手挖到,亲眼见到了她论文中的 “red lustrous wheel made pottery”,比课本上的真实多了。  

在爱丁堡大学学习时,有一门选修课Human Osteo Archaeology,即人骨考古。

因为 爱丁堡大学的医学院很有名 ,所以体质人类学做的也比较好,人骨考古这门课也特别受欢迎,她头脑一热就选了。“ 上了课以后就发现那些骨骼的词汇太奇葩了 ,而且后来我发现翻译成中文我都不见得知道是什么意思。”所以 TUN 每次上课讲完以后就看标本,后来为这门课顺利通过也下了不少功夫,还向当时国内学考古的同学要了国内人体骨骼的课件,对照着学习。

闲暇的时候,TUN 经常逛跳蚤市场、古董店和二手店,买了不少小东西:有油画、有瓷器等等。从那时起,她就对古董古玩和这些老物件很有好感。这也为她后来的创业打下了基础。

回国后,TUN 和朋友合开了一家文化产品公司,租了一家店铺,只卖在英国淘到的老物件。她最初的想法就是把英国买的油画瓷器卖掉,很多都卖出去了,还算成功,但是从英国购入的东西卖出去以后就没得可卖了。于是 TUN 开始自己创作瓷器,在景德镇制作,再在店铺和官网上售卖。

TUN 最得意的一款作品之一叫做“原艺”,原则是在身边没有任何工具的情况下,如何让一个相同的杯形,衍生出无限多的变化。 简单的刻画、切割、刮削、绳纹、刻槽、拍印还是窑炉气氛,纹饰组合,都是古代的原始技术。当器形越简单,装饰元素就无限的得到发挥 “这个跟创业没什么区别,挺锻炼人的,我试图传承古老的文化信息,形成自己原创的艺术风格,表现出跨越东西,跨越古今的文化融合 。卖东西的时候要自己写文案,就是自卖自夸。”

“只有热爱考古的人才能做真正的考古,无问西东,坚守自己所思、爱自己所学。”TUN说。从北大到爱丁堡,从文创公司到研究机构,始终没有放下热爱二字。TUN 的考古不是书本上的,是深入生活中,变成了自己的理念,考古是一门科学,更是一种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