蹚一回浑水

灯塔报告 / 要闻划重点
本文共计 4476 字

撰文 / Theo CEO | 灯塔学院

编辑 / 灯塔学院编辑pengqigang@alighthouse.org

“我要去做留学咨询了。”

 “#&#¥#@¥%……你说什么??!!!!!!!”

*

灯塔学院每日更新的《造一座灯塔》微信订阅账号是来自全球的深度留学讯息和海外教育故事的最佳读本,每晚准时推送至你的微信中。

葱哥是大庆人,说起话来温和敦厚,但异常确切和坚定。他是一个新晋老爸,是我姐高中以来的秘密拍拖男友,是久居海外拿到枫叶卡却决心回国的博士,是在这个世纪之处在国内称不上多的家族第二代商人,还是一个以光速在凶猛成长的创业者。

只是这个项目看上去远远称不上光鲜亮丽。

虽然从组建团队、产品构架、员工培训,到品牌建设,运营、合作和销售的整个流程里,它甚至需要更为复杂、精密和多方资源的整合和配置,但跟遍布在整个城市里风生水起帮你记步数组织大家一起运动的体育App、在小区给你送餐到家的O2O App、找超级会吃的达人为你推荐美食的导购App,甚至是任何一个无论在随便发点儿什么的微信公众号这些“互联网独角兽群”比起来,用“创业”这词汇来形容这家公司,竟好像都有点儿太言过其实了。

葱哥做的,是一家留学中介。

主流媒体很少针对这个领域的创业进行大幅面报道,大型VC几乎没有针对这个领域的Startup进行过高级别投入。相对于互联网CEO们在这个创业年代里无论输赢都高高昂起的头,这个行业浩大到疯狂的创业者大军几乎无人听说过。

听说过的,却是整个行业在中国的坏名声。

“太乱了,鱼龙混杂,为了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创业者说;“没法标准化,很难飞跃式成长,”VC说;“不就是借着信息不对称来哄小孩子的吗?”道听途说身边朋友经历的旁观者说。就连在海外念书的朋友,也说,“想到自己曾经为了出国,在这件事上栽了跟头,现在却要角色置换,要让别人栽跟头,心里就很难过。”

*

下决心做留学咨询,在外部,需要一点点勇气,将多数其他人的看法忽略掉。

在内部,也需要一个非 A 即 B 的选择。

那是我在纽约读研究生的第一个夏天,藤校里大多数大学毕业还没有工作过的同学都为自己安排了密不透风的实习计划,Hedge Fund,PE,投行,资管,咨询,VC,只要是在华尔街上的公司intern,最强的同学可以一个夏天做上2份,公司名气、实习强度和数量,甚至是地理位置,都可能令你在进入职场的第一个夏天被远远甩在后面。

在下定这个决心之前,我陆续拿到了莱星顿大街上一家做中国一级市场的私募 offer,一个波兰老头在北京开的小型投行offer,牛津媒体峰会的奖金,之后,又陆续拿到了很多我当初投递时紧张忐忑着期盼的offer们。

金融对我而言是一个陌生的全新领域。这就像是当初去做商业记者,去世界很多个陌生城市游历学习一样,去挑战达成一件决不熟悉的事,对我好像有天然的刺激感和充满自我实现式的莫名其妙激动,这样情绪虽然并非,但至少接近于创造一件自己的事业,改变一点现有的版图一样,令我着迷和上瘾。

但“接近”并非“等于”。下定这个决心之后,所有以上的B就好像都不存在了。

*

我蹚入的,是一片疯狂到近乎于病态的隐秘红海。

在中国,教育行业正在成为最高的增长点。从婴儿到高等教育,到海外高等教育的整个进程中,海外教育环节面对着最高收入的极少数中国人,也面对着最高的困难:“我想要去哈佛,你能帮我吗?”——与任何一个其他的教育环节截然不同的是,客户的诉求明确,往往不在乎中间的过程,更偏向于追求一个直截了当的结果。

以结果为导向的客户诉求,加上客户愿意为之付出的、令人难以想象的超高代价,造就了几十年以来中国留学咨询行业疯狂乱象的背后推动力。直接粗暴、利益导向、服务低下、强销售主导的意识,令中国的海外教育咨询从来就没有被人当作是咨询行业的一个组成部分,在中国,它看起来甚至更像是一个租房中介,或者皮包公司之类的行当。

到底,有多乱呢?

产品定价,可以完全定着玩儿。无论多大的公司,定价随心所欲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美国一般性的硕士申请,传统的定价从5000元,到95,000元不等,这还是一个平均加权之后的定价,整整90,000元差异之间,却不一定意味着付费最高的你可以接收到价值差了90,000元的服务,你收到的offer甚至还可能更加糟糕。

很多时候,咨询顾问自己也一脸茫然样。

传统机构里有多年经验自己却从来没有拿到过任何海外名校offer的咨询顾问嘲笑小型工作坊里的咨询顾问经手过的 Case 少到可怜,小型工作坊里海外名校毕业却只有过这么一次成功申请经历的咨询顾问嘲笑传统机构的咨询顾问连国都没有出过就敢信口开河为人服务。

一切都可以造假。成绩单,可以造假,这已经算是默认配置了。简历也可以造假,这你知道吗?高中毕业证也可以造假,这你知道吗?甚至连房产证也可以造假,这你知道吗?明晃晃的犯罪行为,在这个行业里,由于客户的默许和中介的大力鼓动,造假竟然成为了“造就一个又一个不可能”的神话创造机器。

恶意竞争下,同行攻击的家常便饭程度已经陷入狂热。在网络上看到的一切客户评论多数都只是一个SEO方式而已、成功录取offer榜单不过好像是一分钟祛痘的电视广告,义愤填膺长篇大论的客户投诉和揭黑故事大多数来自于同行对手的蓄意运作,什么什么,你的公司买了百度的竞价排名,点一次就要花掉50块钱吗?“每天上班一定要把竞争对手的竞价排名从上往下先点一圈,然后再开始工作”已经成了工作守则,这样丧心病狂的玩法看起来像不像莆田系?

*

但这却不是最令人感到荒谬绝伦的地方。

在洛杉矶,一家高端私立幼儿园的准入资格需要经历群体行为观察、面试、笔试、家访等一系列严格苛刻的流程,甚至为此衍生出了教育Prep的幼儿阶段咨询,教你如何进入顶级幼儿园。就算家长愿意花一大笔钱资助,没有两千万美金,想要把自己家的孩子送进幼儿园,成为参议院和好莱坞巨星家宝贝的幼儿园同学根本想也不要想。

在纽约,针对美国学生为主的本科和硕士申请咨询大多有超过半个世纪的历史,咨询顾问、前招生官和有经验的毕业校友等大多与学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联系既帮助这一类教育Prep的咨询机构获取最新的讯息,也约束着它们为客户组成咨询团,为客户竭尽全力达成需求的过程里,不会做出违法和违背学校申请要求的申请行为。

教育Prep作为一个巨型行业,本身是不会消失的。越来越多,而不是越来越少的人,在使用留学咨询公司提供的各式各样的服务,这个数据的曲线上升,客观上几乎和美国大学的中国本科申请者曲线成正比:一个骤然上升的曲线。假设用形容词来形容它,非得用“rocketing”不可。

最令人感到难以置信的地方在于,在中国,每个人对于这个行业的服务、从业者、价格、道德准则都有讲几天几夜也讲不完的trash talk,但在trashing过之后,就好像它是一个不可治愈的痼疾,把它留在那里。好像此刻的乱象,就是整个行业本身,而整个行业本身是无法被改变的:“不要去碰它,离开它远一点,这就是作为一个教育从业者的我,可以做出的最ethical的决定”。

真的是这样吗?

*

而今天,我们的留学咨询公司正式开到了北京,它的名字叫做“灯塔学院”。

在第一次下定决心进入国内的留学教育领域的时候,我写了一封邮件给几位我尊敬的好朋友,并为这个当时还在脑海中的想法起了一个临时的名字,叫做“Code 1872”,在 Code 1872 的邮件里,我写,“1872 年,清朝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派遣留学生赴美留学,回到最初的原点,是这个代码的意义。1872 年还是罗素出生的那一年。五年之前在创办某一家媒体时,我因为罗素那句‘参差多态,是幸福的本源’起了这个名字,今天创办我人生里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公司,又是 1872,一切重新开始。”

灯塔学院是什么呢?它是一个留学中介,一个咨询公司,一个教育机构,但它可能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样子。

那个令人感到难以置信的地方在于此:一个巨大的问题就那么存在着,这个行业不会消失,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强烈地需要在不同形式的留学服务中,获取更优的入学、录取和职业选择,它甚至不是一件潦倒的志愿公益事业,反而拥有相当可观的收益。

创业,所谓创造一家可以带来改变的企业,解决一个存在已久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当然,当然,当然,它一定可以是帮人记步数、为人送餐到家、为你推荐食物,为看客写一点好看又消遣的新闻,但创业这件事,不更可以是蹚一回浑水,进入纷乱如麻的重重困难和问题里,去试图做出可能的改变吗?

无论是作为一个创业者,还是作为一个教育家,或是一个曾经体验过行业浑浊的前辈,没有蹚浑水的心,不愿意脏了自己的脚趾,白白怀着创造和改变的期待,却不愿意踏入问题本身,这不是最吊诡的事吗? 

*

令人高兴的是,像葱哥这样的创业家,正在做出一点改变。

在我认识的人里,越来越多像葱哥一样负责任、有经验,也怀抱着不以利益作为绝对驱动力的年轻朋友在尝试进入这个行业。他们是曾经从业超过四年的美国投行家,是曾经参与过普利策新闻奖的国际媒体人,是从世界顶级名校毕业,拥有最好学历的教育家,还有更多数不清的务实同行。

尽管大多数同行甚至甚少将自己的事业挂在嘴边,从不称自己为“CEO”,但却在以一个前所未有的标准在要求着自己:不做前几十年里蛮荒粗暴生长起来在校园在宿舍门口在地铁上贴满小广告的中国“留学咨询公司”,为无论在家庭背景、教育经历和社会实践都普遍更为优秀的中国海外高校申请者,提供最好的服务。

灯塔学院和这些年轻的同行一样,是一次新的尝试。

我们可能会输,可能会赢,就像所有初来乍到的年轻人一样。但作为一个新的整体,作为新一代进入留学咨询领域的同行,我们无论如何,一定是赢了的。

*

“造一座灯塔,造一束光。”

这段话有 9 个字,写在灯塔学院网站首页。在登陆北京之前,这 9 个中文字都在绝对的保密中。在这个保密的阶段里,我们有了一个运营团队,他们是与我合作多年,共同创办过不少项目,在美国度过人生多数时光的Chu,是申请经验极为丰富,斩获无数offer的最好伙伴Peng,是GPA只差0.04分满分的超级学霸 Fan。

在这个夏天,为了准备第一个申请季,为了这个六月份,Fan放弃自己在华盛顿和上海的工作,和我回到北京,Chu在欧洲,Peng在纽约,在三个不同的时差里,每天最低16小时的工作,我们将这件事做了出来。

我们还从上百个候选人的清单上,划掉一个一个的候选项,挑选出了灯塔学院的中国咨询顾问团,他们是我这些年里在北京,在香港,在英国,在纽约学习和工作时认识的好朋友。作为灯塔学院第一批精挑细选与灯塔共同上线的咨询顾问,他们不仅仅只是来自于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耶鲁大学、达特茅斯学院、康奈尔大学、斯坦福大学、剑桥大学、牛津大学等常春藤院校和世界顶级学府的毕业生,在耀眼的教育背景和工作经历之外,他们每一位也是拥有相当经验的顶尖申请者和极有方法的咨询师。

我们设定了一个简单,但有效的产品模型。从今天开始,灯塔学院还会陆续在中国,为中国籍的申请者发布更多的项目:媒体、游学项目、留学咨询、招生、开放数据库、申请档案和更多产品已经在准备启动的阶段,关于灯塔的一切,都从今天开始。

To Build a Lighthouse, To Conquer High Waters.

你,要和我们一起吗?

*

www.alighthous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