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灯塔总监:范蕊,“我对留学咨询业保有信心,不代表我认同一切传统惯例”

私人史 / 留学生口述
本文共计 3191 字

撰文 / 李雅雯

编辑 / 灯塔学院编辑pengqigang@alighthouse.org

编者按 灯塔学院申请咨询服务以 5 - 1 模式,位顾问服务于 1 位申请者。很多时候,选择精品咨询机构的学生会热衷于灯塔的常春藤校友顾问,却忽略了其他 4 位顾问。其实在咨询过程里最核心的角色是申请总监,所有全职的灯塔申请总监均有 5+ 年咨询从业经历和极为丰富的申请案例。这里就是他们,和中国留学咨询业的故事。

@你的灯塔申请总监

灯塔学院每日更新的《造一座灯塔》微信订阅账号是来自全球的深度留学讯息和海外教育故事的最佳读本,每晚准时推送至你的微信中。

采写 / 李雅雯

硕士毕业礼那一年,我最后一次去黄大仙祠。

回味那一年,我最不舍得香港浸会大学的,便是她的包容和人情味。当香港各大高校争先刷着排名、不断爆出学生跳楼事件时,她总是以从容应对浮躁,慢悠悠却扎实地一步步践行着笃信力行,全人教育的校风。

从第一份工作进入留学咨询业至今,六年里我没有离开过这个行业。

最初进入留学咨询业很大程度上是家人的机缘,有家人从事欧洲留学申请工作,在还在读大学的时候就带着我开始完成客户回访的工作。那时候我觉得这个每天都能与各式家长和学生打交道、从闲话家常唠到应试准备,每天都有新的未知可期待的职业真的好有趣。

当我同专业读经济的同学开始在银行谋求职业发展时,我带着浸会赋予我的包容和人情味,决心在留学业找到属于我的一块方寸之地。 

六年前,我刚刚成为一名初来乍到的留学顾问。至今仍旧记得的是小桐。

小桐是我当初的一位客户,还在英国读预科,打算申请英国的本科。那天他突然造访,说自己刚刚办的英国签证被拒签了,希望我能够给他提供签证上的帮助。但同时他又在最初就对我诸多隐瞒,拿给我的签证材料真真假假,很多都无法递送。

直到准备第二次递签时,我才了解到小桐之前被拒签的原因是因为在读预科期间跟老师发生了非常严重的冲突。他一气之下跑回国,不顾英国的签证,导致学校最后把他的学生签证取消,并连带产生了一大堆严重的问题,我们立刻取消了第一天的递签。

那时候的小桐已经在国内待了半年多,再不复学,会完全影响他后面的学习计划。 

我当初的同事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劝我 —— 那时公司收取一个签证客户几千块的低廉费用,而最终我从这一单上拿到的薪水,甚至抵不上一顿普通晚餐 —— 既然已经努力过,真的应该放手,用同样的机会成本和时间,更多把心放在全程服务的学生上。

但那时我却觉得,小桐什么都不懂,却又像依赖姐姐一样信任我,在当时的公司几乎处于半放弃状时,我办不到也一样放弃他。我建议他去试一试申请澳洲签证,去澳洲完成本科学位。时间正好完美衔接,立刻申请,立刻就可以前往就读了。但因为小桐之前多次的境外拒签史,公司拒绝为他转向澳洲签证申请。

六年前初入留学业不久的我还没有完全掌握澳洲电签的流程细节,于是又跑去别的公司,为小桐完成电子签证的资质。

小桐最后如愿拿到了澳洲的签证,在那之后的每一年,我都会收到他发给我的讯息。不是感性十足的长篇大论,只是简单问候。但每一次收到,都会有一点点触动。

在我进入留学咨询业的六年里,我为数以千计的学生提供过英联邦国家的申请咨询,办签证在我的职业生涯里,是一件微小到不足一提的小事,但小桐却常常让我反思这六年里,我职业生涯的意义 —— 一个合格的留学顾问应该是什么样的?

我的答案是,要记得为学生而坚持。因为坚持,无论概率,可能会改变一个人未来多年的轨迹。

我可以想到的另一个关于坚持的故事,是小谢,经历一次申请,已经是巨大挑战,而她和我一块儿反复完成了数不清多少次申请。

小谢找我的时候,申请已经箭在弦上。签完合同她才告诉我,其实自己已经在另一家公司申请过 —— 全拒收场。

小谢本科是在北京语言大学学汉语言文学,均分 89 分,申请了整整 8 所英国学校的英语语言文学专业硕士,最后全部被拒。

小谢第一次找到我时很悲观,我们最后决定共同完成申请 5 所学校。因为时间很晚,最后小谢拿到 2 个学校的录取 —— 布里斯托大学和诺丁汉大学,她当时特别激动,说竟然在这个时间还能拿到布里斯托的录取。但遗憾的是小谢在那一年雅思没有考出 Con 的分数,最终小谢决心第二年,再次重新申请 —— 她的第三次英国申请。

第二年小谢又找到了我。在对她有了新的了解之后,我觉得她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和成长,于是强烈建议她试试牛津大学。受第一次全拒的影响,小谢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 嗯,不是在搞笑吧 —— 但我还是鼓励她,让她无论如何试一试。我们紧接着就开始一起研究牛津大学的专业和导师,完成套磁,proposal 的修改和编辑工作。

故事的结果是,在没有雅思成绩的情况下,牛津大学给小谢发了 offerChinese Studies 专业硕士。那时候我在办公室听到这个消息,几乎激动地哭出来。

牛津大学在没有雅思的情况下能破格发录取信,这在我多年申请的经验里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事。那时她雅思只有 6 分,因为分数太低,申请时我都没有给她递交。牛津大学给小谢发的录取条件需要雅思达到 7.5,单项不低于 7,因为这基本上是牛津剑桥最低的语言要求。小谢第一年还是没有考到满足条件的雅思分数,最终去了爱丁堡大学,读完了一年的研究型硕士。

硕士毕业后,小谢再一次找我帮她完成 PhD 的申请。

牛津大学博士录取的那天是情人节,她买了玫瑰花,写了很深情的卡片,买了两把梳子,送给我和文案老师。

如今小谢已经是牛津大学的一位博士生了。 

多数的时候,在媒体上和留学机构的自我宣传里看到的,只有喜讯和大批录取。但在这些喜讯喜到令人几近于麻木的数字之下,是真实申请过程中各式各样的问题 —— 一所学校都没有申到,最终拒签,等等的问题在行业内屡见不鲜。六年里,悬挂在我头上的达摩克斯之剑永远是,因为我的失误,影响一个学生未来的学习计划。我永远都不要让它发生。

我对留学咨询业依旧保有信心。但大机构的条条框框,时常会把这份信心抹除掉。

在英联邦的申请当中,文书和申请流程性命攸关,但往往传统的大机构没有办法做到细致入微,无法顾及到每一个学生的具体需求。过去的六年里,我在很多中国规模最大的留学咨询机构任职时,大机构对于申请顾问内部秘而不宣的要求,往往是每个顾问在一年里同时带 80 甚至 100 个学生的申请。

一个顾问一年要带一百个学生是什么状态?有的顾问记性不好,某个学生一个月没有联系,就已经忘了这个学生是谁 —— 就是这样的状态。

在大机构里,一位业内顶尖卓越的申请顾问也无法逃脱这个怪圈 —— 不是不负责任,而是公司硬性要求之下的精力有限。文书编辑也是一样,在申请的高峰期,大机构往往只给文案顾问三天甚至一天时间完成一篇文书,高水准如何达成呢?

在留学咨询业的第六年里,我愈发看见,大公司批量生产的模式早已经和如今的时代严重脱节了。六年之前,孩子和家长都更倾向于选择大的留学机构,为品牌和连锁店支付额外的溢价得到心理上的保障,但其实这份保障,在大机构里是买不来的。 

我是个有点偏执的人,一旦决定开始做一件事,就一定要把它做完。别人花 8 个小时的时间,如果我没有做到最好的版本,我会甘愿花 12 个小时,竭尽全力把它做到最完美。对于多数已经有过 5 年以上业内经验的资深英联邦申请顾问,完成一个学生的初步申请方案不会超过 40 分钟,而我还是要 2 个小时起步。

这就是我为什么无法忍受继续在大机构里的理由,我无法为一份我很热爱的工作,潦草对待我喜欢的学生。很多前辈会告诉我,你把留学咨询当成一个工作就好,不用太放心上,但我办不到。

加入灯塔,是我在 2018 年的一次职业巨变,在这儿,希望遇见我喜欢的你,和我共同经历你人生阶段里,会有好多艰辛,好多波折,但也会有好多收获的一年。

范蕊

灯塔学院英联邦申请指导专家

香港浸会大学应用经济学硕士

六年英联邦申请全职职业履历

擅长英联邦初中(GCSE) / 高中(A-level

预科(FoundationPre-master/ 本科 / 转学

硕士 / 博士项目申请录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