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美国顶尖商学院 132 门新课完全课程指南:解析+ 数据+ 清单+ 故事

进步主义手册 / 海外教育家
本文共计 4976 字

撰文 / 刘静萱

编辑 / 灯塔学院编辑pengqigang@alighthouse.org


“世界在改变,商业模式也随之改变。

  

灯塔学院每日更新的《造一座灯塔》微信订阅账号是来自全球的深度留学讯息和海外教育故事的最佳读本,每晚准时推送至你的微信中。

在以前,大小公司的  CEO  都不愿意在公共场合谈论自己的政治立场,因为这有可能导致他们失去一部分与他们政见不合的客户。   

然而现在,在这样一个新闻从不间断发生的数字化世界中,公司所持有和拥护的政治观点已经变成了每个公司的工作职责说明的一部分。”

  

以上就是杜克大学福库商学院(Fuqua School of Business)副教授 Aaron Chatterji 的观点。今年,他将主讲一门名为市场之外的策略(Strategy Beyond Markets)”的课程。这门课程针对商业与政治的交集,研究 CEO 们如何越来越自如地在不触及他们底线的问题上发表意见

  

身为奥巴马总统的前助手,Chatterji 表示,在新的商业环境中,学生们需要一个领导者的工具包来解决复杂的社会问题。该课程将于 2018 年春季正式开始,向学生展示如何在假新闻时代中找到可靠的信息,并对学生们在政治环境下做出战略决策的能力提出挑战

  

灯塔学院每日更新的《造一座灯塔》微信订阅账号是来自全球的深度留学讯息和海外教育故事的最佳读本,每晚准时推送至你的微信中。

这一课程仅仅是由 21 所美国顶级商学院提供的 132 门新的 MBA 课程之一。  

作为过去几年商业教育的热点,分析学成为了 18 门新课程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与新经济学科相关的——金融科技、颠覆、电子商务、创新等——则占据了新课程中的 15 个席位。

  

金融科技本身就是六门课程的主题,包括哥伦比亚商学院(Columbia BusinessSchool)的入门课程创意验证、精品用户研究、迭代和快速原型设计、用户测试(idea validation, lean user research, iterative andrapid prototyping, and user testing)”,和康奈尔的 Johnson 商学院的春季开学前七周讲授的四门课程。

  

与此同时, 14 门课程包含领导力的元素,门课程包含全球化元素。而市场营销方面的新课程数量则由去年的 19 门下降到了今年的 11 

  

创业方面的课程依然受欢迎,数量达到了 12 门。同样数量的还有另一个正在商业界崛起的领域——社会责任投资方面的课程。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斯坦福大学 Laura Arrillaga-Andreessen 教授的你的力量:女性与领导力(the Power of You:Women and Leadership)”课程,以及 S. Christian Wheeler 教授的自发式管理(Spontaneous Management)”课程。这一课程主要关注能够提升自发性、创造力、风度和协作能力的方式。

  

提供最多新 MBA 课程选择的学校是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Chicago Booth),其中包括 Luigi Zingales 教授的“金融科技革命(FinTech Revolution)”,以及 Zhiguo He 教授的“中国经济和金融市场(ChineseEconomy and Financial Markets)”等 18 门课程。

  

拥有 10 个或更多新课程的的学校包括提供 15 门的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学院(USC Marshall)、提供 12 门的斯坦福(Stanford)和提供 11 门的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Northwestern Kellogg)

  

马歇尔商学院提供的新课程有由 Ben Van De Bunt 和 Laura Fox 所教授的慈善事业和社会影响(Philanthropy and Social Impact)”,以及 Luke Dauchot 企业家知识产权指南(The Entrepreneur’s Guide to Intellectual Property)”

  

凯洛格的新课程包括 Thomas O’toole 所教授的创新商业化研究(CommercializingInnovations)”,和由Terry Fadem 教授的客户忠诚度研究(Customer Loyalty)”

  

其他一些学校只点出了几个重点,而没有公布所有的新课程。但即便是像弗吉尼亚达登(Virginia Darden)这样规模较小的全日制 MBA 项目学校,今年也开设了一系列新课程。

  

此外,还有学校邀请到了名人加入。比如印第安纳大学凯莱商学院(Indiana Kelley)就提供了一门名为“A View From the Top: TheCEO as Change Agent”的课程,这门课程中,Cheryl Bachelder 将讲述由她领导的 Popeyes 连锁餐厅的发展与转变;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 Martin Dempsey 将在杜克大学富卡商学院(Duke Fuqua)教授一门名为我们时代的领导使命(TheLeadership Imperatives of Our Time)”的课程

  

这些新课程里所涉及的其他方面包括策略和医疗服务,数量分别是七门和六门。后者如达特茅斯塔克商学院的“Entrepreneurshipin Healthcare: The Practitioner’s Perspective”你或许会觉得六门这一数量是不可思议的,但事实上,一旦考虑到美国医疗体系的现状以及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就会发现商学院所提供的课程实际上都反映了当下的新趋势。

  

那么,让我们回到 AaronChatterj 和杜克。如果美国企业已经投身到政治中去了,而且没有回头路,那么 MBA 教育就必须跟上这一趋势。

  

“这始于 2015 年,当时,从杜克富卡商学院毕业的苹果公司(Apple)首席执行官 Tim Cook 针对印第安纳州的《宗教自由恢复法案》(Religious Freedom Restoration Act)发表了言论。” Chatterji 说,描述了当时政府签署的有争议的法案。

  

另外,许多人认为 Mike Pence(印第安纳州国会议员,共和党)会引导人们歧视 LGBTQ 群体,也有许多人批评了 NCAA 等各种保守主义法律。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有趣的激进现象,因为我一直认为 CEO 们不愿意参与政治,尤其是那些不会触及底线的、与有争议的社会和政治问题相关的内容, Chatterji 继续说道。“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人们只对 CEO 和他们的公司感兴趣,以及他们在税收、贸易和移民方面进行的运作。但我认为 Tim Cook 与宗教自由恢复法案的故事,真的是某种东西的开始。”

  

随后,Chatterji 说,企业对政治行动的强烈反对——从对北卡罗莱纳通过的“厕所法案”的抵制,到在夏洛特斯维尔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引发的暴力事件后,首席执行官们对特朗普的否认——已经变得更加普遍。他说,商界领袖正变得越来越政治化,这是一个需要研究的现象。随着特朗普当选对如此多的人造成了影响,我感到有一种对谈论政治和商业的交集的渴望

  

在这个学年,政治因素的确影响了商学院的一些领域。在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学院(MIT Sloan Schoolof Management)Ronald A. Kurtz 创业学教授 Simon Johnson 正在教授一门名为“Viral Political Action”的课程。该课程旨在剖析最近的社会、行为和政治活动。Johnson 说 ,其目标是创建“一套新的基层工具和应用,使多样化的人群都能成为活跃的政治分子”,并通过课程项目将这些新技能进行应用。

  

这门课讲的是在当前的政治体制中,人们如何影响、沟通、说服他人。主要的关注点在美国。Johnson 说,“最重要的一点是,在过去的 8 到 10 年里,人们的沟通方式和政治活动的运作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我们对此进行了评估。我们也鼓励并引导学生们通过自己开发的技术,使他们和他们的朋友能够更深入地了解他们所关心的事情。

  

Johnson 说,与《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最近发布的一条言论相呼应的是,在信息公开的情况下,民主会蓬勃发展,但在宣传歪曲事实时,民主则会崩塌。Johnson 指出,2018 年将有 469 场众议院和参议院选举,在 21 世纪的美国,政治永远不会真正停止发展。

  

但是,Johnson 的课程并不仅仅是对事件和战略的讨论。衡量他的课程是否成功的标准取决于学生是否能帮助确保即将到来的选举结果“反映出人民的真实意愿”。

  

Johnson 的研讨会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每周一次的餐桌讨论,偶尔会邀请演讲者来组织演讲,另一部分是一个实践项目,小组将学习如何利用新技术来组织和动员政治行动,然后设计并测试一个能够广为传播的与政治相关的应用程序。跟据课程大纲,“学生们将在 2017 年关注公共舆论和行动的动态”。在 9 月第二周的第一次讨论上,这一课程吸引了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 45 名学生。

  

但这一切与 MBA 的商业教育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你是一名首席执行官,你希望能够说服人们你是一个明智的人,而你的公司正在做一些明智的事情。此外,我想很多我们的商学院学生都有很有趣的想法,他们想把这些想法带到政治领域。我们有足够的热衷于政治活动的人和有一定技术背景的人,他们都将受益于团队中具有商业智慧的人。

  

商学院的学生尤其擅长运作和扩大规模,而技术人员善于发明东西。当他们聚在一起时,技术人员就会学会认真思考客户想要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对于一个公司来说就不仅是关于钱的问题了,而是帮助别人采取行动去真正参与政治活动。

  

“你认为工作有什么意义?”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哈斯商学院(Haas School ofBusiness)坐落在校园政治活动的中心,这意味着学生们从不缺乏机会发表意见,或表现他们的激进主义——对许多人来说,这些就是有意义的事情。这一情况让组织管理讲师、哈斯商学院人际发展项目的创始主任 MichaelKatz 很感兴趣。他今年秋天正在教授一门名为追求有意义的工作(The Pursuit of Meaningful Work)”的课程。

  

Katz 说,对于一些 MBA 候选人来说,一份工作的有意义与否取决于工资。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则必须有除了金钱以外的更多的东西。他在课堂中问他的学生:“你认为工作有什么意义?” 并指出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会决定你在职业生涯中能否以及如何成功。“支持他们以他们自己的方式成长,并在组织内对员工进行培养。”Katz 说。在这个新学年里,这个 40 人的班级中的讨论一直很活跃。

  

然而,是什么让事情变得“有意义”?

  

Katz 笑着说:“要花两个阶段才能度过这个学期。” “这不是关于解析和争论定义,更多的是在问‘为什么这对我很重要?’这就是一些讨论跑偏的地方,但这绝对不是一件坏事。

  

Katz 说,最初的课堂讨论包括咆哮、恐惧和许多其他的感情,但大家都没有忽视他们的主题的重要性。他指出,一方面,专业成长和员工发展方面的结果会直接影响员工的敬业度和忠诚度。回到正轨上,他的课程将探索、研究有意义的工作,并将其与管理实践和人才发展规划相联系。课程的目标是给学生提供必要的知识,来帮助他们理解如何提高员工的敬业度,以及是什么在影响整个组织内的个人和职业发展。

  

他说,课程里会包括一些案例,包括微软上的操作、模拟、小组练习、演讲、嘉宾讲座和同伴指导等等。

  

我非常感兴趣的是如何让学生们与他们的同伴们建立一种以发展为导向的关系。他说,我在这一过程中意识到我们在教学中经常忽略了一个步骤,那就是工作场所的意义和重要性。

  

最后,这几乎就像三个过程合为一体了一样。首先是关于自我发展和其对自己的意义。自我发展是如何发生的?我们觉得自己在哪里可以做到最好?接下来,我们关注整个组织,研究鼓励人们的工作热情,以及诸如此类的事情是如何影响我们对自己和他人的意义的理解的。最后,我们开始建立一个能够帮助学习、提高领导力的系统,以及研究任何一种旨在帮助人们找到意义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