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字特写:美国大学招生录取标准内幕和疯狂乱象

黄金申请流程 / 留学指南
本文共计 6991 字

撰文 / 潘雯智

编辑 / 灯塔学院编辑pengqigang@alighthouse.org

美国大学的招生,已经乱套了。

你只需要去问问那些被理想学校脆拒了的申请人就好啦。问问高中的辅导员吧,他们抱怨说,大学不会因为创造力、决心或社区服务而去奖励那些有前途的学生。就连一些顶尖大学的招生官本人也承认,招生录取制度已经非常糟糕了。

乱象

灯塔学院每日更新的《造一座灯塔》微信订阅账号是来自全球的深度留学讯息和海外教育故事的最佳读本,每晚准时推送至你的微信中。

当然,你也许认为大学太过于重视标准化成绩了。但是,如果你邻居的孩子有近乎完美的分数,他就会认为成绩真的很重要。

最近一项盖洛普民意测验显示,超过半数的美国人认为,大学不应该给校友的孩子提供入学的优先待遇;但是另外一半的人,却认为父母关系至少应该是招生录取里个“次要因素”。

关于谁有资格进入美国最顶尖的大学,以及凭什么能进入的争论一直在沸腾。

美国司法部正在调查一项由 64 个亚裔协会组成的联盟在 2015 年提交的申诉。这个申诉,指控美国大学歧视成绩优秀的亚裔申请者

此外,反对平权运动政策的公平录取组织(Fair Admissions)的学生,已经对哈佛大学、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和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提出了亚裔种族歧视诉讼。

尽管最高法院去年裁定,招生官在录取学生的时候是可以把申请人的种族考量进去的,但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人都不同意这一决定。平权运动的批评人士认为,这事儿在以后还有更多的法律挑战。

不管怎么样,录取公平这个老问题肯定会持续下去。

首先,美国这个国家不能对一个棘手的五字单词——优异(merit),达成一致。

英国社会学家 Michael Young 在半个世纪前,创造了贬义词“唯才是用”(meritocracy),用来描述一个用标准化智力测试来表彰精英的未来。然而,正如 Rebecca Zwick 在她的新书 《谁会被录取?》中解释的那样,“merit” 这个词,在现在美国的语境下,意味着“成绩优异”,狭义地定义为评级和考试分数

但这只是申请者价值的一个方面。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的荣誉教授 Dr. Zwick 一直是 SAT 考试机构的研究员,她就觉得,一个学生能否进入自己选择的大学,不应该由应试能力来决定。事实上,“merit” 的标准,压根就没有绝对的定义。

我们明白,你们 —— 焦虑的学生、疲惫的父母、困惑的公民 —— 都在想美国大学到底在想什么?

有标准么?

我们有必要静下心想一想,13% 的四年制大学,接收了不到 50% 的申请者

话虽如此,牵动大家心绪的,永远是那些竞争最激烈的学校。每年,全球最顶尖的学府都会拒绝成千上万原本可以在那里茁壮成长的学生

是的,拒绝是痛苦的。不过,还是把这些话大声说出来吧,招生过程不,公,平

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事儿:美国大学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热烈欢迎那些已经修过七门或更多大学预修课,拿了全 A 学生。被拒并不是真的针对你个人,因为招生是一个疯狂的大杂烩,各种申请者,各种背景都混杂在一起互相竞争。

就像父母让孩子们做家务一样,所有的美国大学都会给他们的招生官一份要完成的任务清单,当他们做不到的时候就会被解雇

“我们不生活在云里,现实是我们有一条底线。”三一学院的招生负责人 Angel B. Pérez 说。“我们是一家学院,但我们也是一家企业。”

在许多校园里,财务问题会影响到录取的决定。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 (NACAC) 最近的一份调查显示,大约一半的机构表示申请者的财务和支付能力在招生决定中具有一定重要性。

其他衡量学生的奇特指标,比如地理多样性。这现在被视为机构实力和受欢迎程度的指标。如果一个班级不能够由于来自美国 50 个州的新生组成的话,一些校长会不怎么高兴。而且一所大学可能还需要一定数量的工程专业的学生,还有大学球队里的守门员。呃。

事实上,虽然说一所大学可以接受 33% 的申请者,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自以为是地觉得你和每个申请者一样,都有三分之一的机会。成功与否,取决于一个学生能带来什么。

总的来说,招生中没有什么比平时成绩——加上高中课程的强项——和 ACT/SAT 成绩更重要了。

在时间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这些指标是一种相对快的方法去表明谁更容易有成就。但这种衡量也有弊端。分数膨胀使评价分数的任务更加复杂,高中评分政策上也有差异。标准化考试成绩和家庭收入有关;白人和亚裔学生比黑人和拉美裔学生表现好。此外,大学预测学生成就时,往往只限于第一年的成绩。

因此,很多大学都依赖于“整体”评估,让大学能够将申请者的学术记录和背景结合,并找出可能不像身边富裕的同龄人那样,拥有耀眼资质的弱势学生。他们是否参加过低水平的或资源丰富的高中?他们是否参加过课外活动?他们有领导经验吗?

新玩法

大学要寻找的东西很清楚,在招生人员眼里——以及在生活中——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学生们通常也会做出相应的反映。

Dr. Pérez 出身于一个低收入家庭,是家中的第一代大学生,他最近改革了三一学院的招生程序,以便找出那些未来有前途的学生,尤其是弱势学生。

现在,该学院的招生人员阅读申请材料时,会以 13 个特质作为审核要素来打分,包括好奇心、同理心、乐于接受改变和克服困境的能力等。被研究人员拿来与优秀学生挂钩的这些特质,也是诸多文理学院在课堂内外所看重的。

三一学院的工作人员可以使用一个叫做“成就预测要点”的下拉框,勾选他们发现的所有特质。他们必须注明自己是在申请材料的哪些地方发现每一个特质的。

“不能仅仅是一种感觉,”Dr. Pérez 说。他还记得,一位老师的推荐信描述了一名申请人如何在班上坚守对某个有争议的社会议题的立场,尽管其他学生都出言反对。这令 Dr. Pérez 印象深刻,他在下拉框勾选了“乐于成为唯一的少数派”(Comfort in Minority of 1),这或许标志着这名学生会促进校园中的对话。

下拉框里还有“滞后满足”(Delayed Gratification)和“勇于冒险”(Risk Taking)。

三一学院仍然很看重一些传统的标准,但新模式拓展了工作人员对才能的理解。“我们正试着让拥有这些特质的学生得到更多的肯定,尤其是面临某些挑战的学生。” Dr.Pérez 说。

这种新模式,还有三一学院最近做出的不再需要求提交 ACT/SAT 分数的决定,已经帮助提高了班级的多样性。今秋的大一班级中,来自低收入家庭以及身为家中第一代大学生所占比例是 15%,三年前则是 8%。

“我正设法让我们多拥有一些工具,摆脱一个绝对过时的体系,” Dr. Pérez 说。“随着这个国家变得更加多元,以及我们对标准化考试分数和财富之间的关联有更多了解,我们必须采取更具创新性的方法来预测谁能在大学里获得成功。”

大多数大学要求申请者提供的材料,都无法很好地揭示一个学生或许具有的很多技能和才华。但如果大学提出更多要求,会怎么样?

奥林工程学院 (Olin College of Engineering) 在招生流程中加入了现场选拔这个环节。完成传统的申请程序后,被挑选出来的学生会造访位于马萨诸塞州尼德姆的校园,参加为期两天的紧张选拔。

除了坐下来接受面试,他们还要与人结成小组,完成一项桌上设计挑战,比如制作一个可以承受特定重量的塔。第二天,他们会接到另一项任务,比如设计校园里的一栋建筑。这一次,评估者会观察每个学生,注意他们能否与其他学生进行良好的沟通、快速适应环境。

这道程序旨在帮助未来的学生了解奥林的合作文化,同时也让这所大学在做出最终录取决定之前更好地审视每一个申请者。“通过申请材料中的传统内容,很难判定学生的思维方式,”奥林工程学院招生和财务资助部门主任 Emily Roper-Doten 说,“这种办法让我们在一个有教育意义的时刻,看到他们处于兴奋状态时的样子。”

为了看看学生能用自己的双手做些什么,全球最负盛名的学校之一也做出了改变。麻省理工的校训是拉丁文“Mens et manus”,意思是“手脑并用”

现在麻省理工给了申请者一个新选择,可以提交一份创客档案(Maker Portfolio)来展现他们的“技术创造力”。

申请者可以发送图片、短片和 PDF 文档来阐明自己参与的一个项目——他们制作的服装、设计的应用程序、烘焙的蛋糕、制作的家具或编织的锁子甲。麻省理工学院还要求学生们解释这个项目对他们的意义,以及他们得到了多少帮助。一个由教职员工和校友组成的小组会审核这份档案。

去年,约有 5% 的申请者提交了自己的创客档案。“它能让我们更全面地了解某个学生,”招生和学生财务支持部主任 Stuart Schmill 说,“如果没有这个,有些申请者可能无法全面展示自己是多么符合我们的期望

麻省理工学院的试验引发了招生主任们的讨论,他们当中有些人表示,打算为申请者提供类似的机会,证明自己通过项目学到的东西。他们认为,创客档案生动地反映出,大学可以更好地将招生过程与自己的文化和价值观统一起来。

人海里的你

问题在于:评审所有这些档案需要时间,而招生办公室缺的就是时间。就连奥林工程学院这种今年秋天只招了不到 100 名新生的小学院,也必须匆匆忙忙才能完成复杂的评估。更大的学校甚至根本不可能考虑这种方法。

在过去十年里,全面的评审变得更具挑战性,顶尖大学总会收到海量的申请材料

今年秋天,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收到了 10 万多份申请,但它只有约 6,000 个新生名额;斯坦福大学收到了 4.4 万份申请,而名额只有 1,700 多个;麻省理工学院则需要在 20,000 多份申请中挑选 1,450 名学生。

大部分大学正在考虑采用更具增值效果的方法改进评估。

逾 130 所著名大学加入的 The Coalition forAccess, Affordability and Success 前不久建立了一个名为“虚拟大学储物柜”的应用平台,学生们可以往这个私人空间里上传视频和书面作业等材料,之后可以把它们添加到自己的申请里。它宣称的目标之一是:让招生更个性化。

到目前为止,它的大多数成员还没有要求申请者发送与以往不同的东西。但情况可能会改变。少数几所大学正在计划试验用其他方法来衡量学生的潜力。该联盟的执行董事 Annie Reznik 称,有一所大学希望能让申请者展示自己的“情商”,表明他们与他人合作的能力。另一所大学在设法让申请者展示自己的学习“激情”。

“我们想要更好的申请内容,”耶鲁大学的本科生招生和财务援助部主任 JeremiahQuinlan 说。“我们目前看到的内容能预测学术方面的成功。现在,我们可以通过一种不同的申请更好地了解一名学生。”

和很多招生主任一样,Mr.Quinla 也越来越警惕那些经过精心修饰、描述个人成就的申请文书

学生们觉得自己必须炫耀,因为我们太挑剔了,”他说,“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他认为,科技可以帮助大学了解简历背后的学生,更清楚申请者的激情所在,以及他们可能融入哪种群体。

去年,耶鲁大学允许学生使用该联盟的申请系统,根据提示提交一份文件、图片、音频或视频,他们还必须用一段 250 个单词以内的话概括自己的申请。去年秋天,Justin Aubin 听说这个选项后心想,“太酷了!”

来自伊利诺伊州奥克朗的 Mr. Aubin 在那时候是一名想上耶鲁的高三学生

有一段申请要求引起了他的注意:“请记录你所在的社区和你留下的足迹。”

他提交了一段短视频,记录了他的鹰级童子军(Eagle Scout)项目,他监督建造了一个纪念退伍老兵的纪念碑。他认为,哪怕是一篇写得很好的文章,也不可能像他哥哥拍摄的这个四分钟视频那样展示他的经历。

这段视频的内容打动了耶鲁大学的招生委员会。“招生官们纷纷从椅子上坐直了身体,” Mr.Quinla 说,“你能看到他如何发挥自己的领导作用,我们觉得我们对他的了解是难以从推荐信上获得的。”

现在,Mr. Aubin 已经是耶鲁大学的大一新生了。

这段视频起作用了吗?“它是决定性因素。” Mr.Quinla 说。

你不知道的趋势

即使在大学考虑创新的情况下,也有必要问一问,录取过程中有哪些固定的环节可以被丢弃。一些主流的做法似乎阻碍了有意义的变革。

校友子女们优先这个事儿,就是这样的做法。一些大学对校友子女(和潜在捐款者的子女)的录取比例远远、远远高于其他申请者。

哈佛大学校报报道称,哈佛大学的新生中,这部分人群占了近三分之一。根据普林斯顿大学网站的数据,2021 年班级里校友子女比例为 13%。

尽管包括佐治亚大学德州农工大学在内的一些知名机构,在十多年前就停止了对校友子女地位的考虑。但大多数大学似乎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将这个变量从招生方程式中移除。“我不认为考虑申请者的家族遗产状况是一件很疯狂的事情,尤其是考虑一些大学所处的金融环境,”佐治亚理工大学本科招生主任 Rick Clark 说,这所学校近五分之一的新生都是校友子女,“大学必须考虑他们的寿命。”

Mr. Clark 说,招收校友子女的好处不仅仅是可以让那些可能会打开钱包的校友保持良好的意愿。以他的经验,他们往往是热心的学生,会帮助在校园里建立社区,这种关系可以帮助其他学生感受到家和成功的感觉。他说:“与一个地方的多代关系增加了价值,创造了这种充满激情的、有吸引力的能量来源。”

Mr. Clark 认为,关键不在于降低标准,也不是要招收这么多校友子女,让其他的优先事项,比如增加种族和社会经济的多样性受到影响。“这两个目标不是相互排斥的。”他说。

另外,挑剔的大学所使用的其他评价方法与学生的成绩或属性没有任何关系,而是与大学的日程安排有关。

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的一项调查显示,大约五分之一的院校都非常重视学生表现出的兴趣,也就是如果被录取,申请者入学意愿的程度。

兴趣最强烈的表现就是,EA 和 ED 阶段递交申请,这一政策倾向于那些不需要比较经济资助的富裕学生,以及一些大学用来填满一半名额的学生。

除此之外,科技使得追踪申请人与大学的接触次数变得更加容易(通过访问校园,联系招生人员,回复电子邮件)。这些有价值的信息可以帮助人员判断哪些人最有可能入学,这可能会影响到谁首先被录取。

问题是,那些完全知道大学正盯着他们的精明学生,会故意向有利于他们的方向去包装自己,马里兰州一个非盈利组织 College Tracks 旨在帮助低收入和第一代学生进入大学。它的执行主任 Nancy Leopold 说:“阐明兴趣,是一种对不知道这件事儿的存在,或者没有时间或金钱的学生的偏见。”

大学到底在乎什么呢?US News,其他的大学指南,更不用说评级机构,都依赖像 ACT/SAT 分数和接受率等传统的招生标准。大学校长也许想要吸引更多有创造力的思想家,但实现这一目标并没有帮助他的大学排名。

一般来说,大学都会规避风险。一个新奇的招生入学程序,可能会损害他们的声誉。“许多招生办公室面临的挑战是要做出改变,但不是那么大的变化或创新,让自己的位置受到挑战。”奥林的 Ms. Roper-Doten 说。要求学生多做一些事情可能会吓跑那些想要申请的人。

最近,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的一项名为“扭转潮流” (Turning the Tide) 的运动正在敦促招生主任重新考虑申请者的素质。在由大约 200 所大学代表签署的一份报告中,大学被要求通过录取过程来提升道德品质和服务。

尽管一些院长表示,他们对尚未成熟的青少年的性格没有商业性的评估,但这一举措已经促使一些机构调整了他们的申请。北卡罗来纳大学在询问课外活动时,强调了对他人的贡献。麻省理工还增加了一篇论文题目,要求学生描述他们是如何帮助人们的。

哈佛大学的一名高级讲师和倡议的领导者 Richard Weissbourd 建议大学以可能与弱势学生产生共鸣的方式来定义服务。“许多学生没有机会做社区服务,”他说,“他们照顾自己的兄弟姐妹,或者做兼职工作来帮助他们的家庭。大学需要说,‘这对我们很重要’。”

最后,在高等教育中增加种族和社会经济的多样性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南加州大学罗西尔教育学院的教授 Shaun R. Harper 研究的是种族和学生的成就,他说大学可以优先考虑这个问题。

今年9月,在波士顿举行的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年会上,Dr. Harper 发表了演讲。他敦促他的听众认真思考种族不平等问题,以及“你可能无意或不知情的情况下,支持了种族歧视”。

他列举了一些高中辅导员的例子,他们不鼓励有前途的少数族裔学生申请选拔严格的大学;大学的招生官说他们“找不到足够多的”合格的黑人申请者,作为体育教练,他们得在全国寻找擅长运动的黑人学生;招生人员每年都在同一所高中招生,忽略那些代表少数族裔的学生。

当 Dr. Harper 发言时,许多听众都为他鼓掌;少数人皱起了眉头。他批评招生主任本身就缺乏种族多样性。这话受到了热烈的掌声。

所以,这事儿很值得一提:在这个社会不平等日益加剧的时代,最富有的大学对大学招生的现状有多不满意呢?美国一些最具选拔严格的大学从收入最高的 1% 人群中招收更多的学生,而不是底层 60% 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