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全套引进中国数学教材,未来英国小盘友的数学课本和你一毛一样

一周大事件 / 要闻划重点
本文共计 2086 字

撰文 / 李雅雯

编辑 / 灯塔学院编辑pengqigang@alighthouse.org

今年秋天起,英国将全套引进中国的《真正上海数学》教材;从明年 1 月起,这套教材将正式进入英国部分小学课堂。

这套由英国柯林斯出版集团与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合作出版的教材,包括学生用书、教师用书和练习册,共 36 套。在内容上,教材基本是对中文版的翻译,只做了一点修改,比如把货币单位由“人民币”改为“英镑”。除此之外,教材保留了浓浓的“中国特色”——封面上是一只憨态可掬的大熊猫卡通形象。

灯塔学院每日更新的《造一座灯塔》微信订阅账号是来自全球的深度留学讯息和海外教育故事的最佳读本,每晚准时推送至你的微信中。

PISA 是一项评估世界各国 15 岁学生学习能力的项目,以来自世界 60 多个国家的 50 万名学生为样本,每三年举办一次。在这个考试中,亚洲学生的表现突出,在 2009 年和 2012 年的 PISA 中,中国上海的学生在阅读、数学和科学方面都是第一。和中国相比,英国学生的 PISA 成绩就不容乐观了:2015 年,英国学生数学成绩在国际上排名第 27 位,是 2000 年英国参加这项测试以来的最低水平。

此前,英国就和中国上海在教学方面开展了不少合作项目,有英国老师来上海学习,还有一些上海老师前往英国讲公开课,刮起了一阵“中式教学”旋风,甚至出现了中英教育的对比。2016 年 7 月,英国政府还宣布了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未来几年将投入 4100 万英磅用于提高英国数学教育教学质量,其中推广“上海掌握教学模式”、资助中英数学教师交流、采用上海教材等都是重要内容。

然而,对于英国教育体系正发生的种种改变,并非所有的家长都表示认可。儿童作家、播音员、两个孩子的父亲 Michael Rosen最近给卫报(The Guardian)写了一封信,表达了自己的质疑,全文发表在卫报的网站上。读了他的信,你怎么看呢?

Dear Ms Greening,

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很有意思的一个经历是,你可以通过一个更年轻的孩子的视角来看待大一点孩子的课程。根据我自己的观察,我可以和你们分享一些对中学教育的看法吗?

这一切都要从Pisa(Program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国际学生评估项目)说起,大家错误地认为这个评估结果可以正向代表国家教育体系的优劣,以至于从政人员开始领导整个国家进行“教育竞赛”。

英国部长们觊觎中国学生在PISA测试上的表现,忽略了中国的代表学校都是精挑细选过的,因此并不能反映中国的教育全貌。他们试图强搬中国模式,全然没有意识到教育体制本身应是社会的投射,其建立的初衷是为了更好的社会发展。政治家们并非突然开始迷恋起中国的共产主义,他们的别有用心在于试图利用这个国际学生评估来兜售他们的教育分级观念,但是他们真的认为造成英国资本主义萧索的原因在于课程设置而不是长期的投资匮乏吗?

这样的意识形态—懂得越多就被认为是越聪明—催生了以丰富知识为导向的课程结构。但是,知道的越少就意味着不能够很好地进行概念化思考吗?知识型教育是否能够保障学生今后的概念化思考能力呢?这些问题固然值得探讨,但是,在这种以竞争为目的的教育氛围的渲染下,课程改变对于学生记忆和理解的负担就无可避免地被淡化了。

英国中考实行的新评分系统用分数代替了字母等级的划分,这实际上只不过把“最顶尖”的学生从“顶尖”这一个小栏里拎了出来。在贫困,不公平和个人债务仍然郁积成灾的当今社会,这一举措间接损害了数以百万计不属于这个梯队的学生的利益,并没有满足主要的社会需求。

受到直接影响的是老师,学生和家长。把十一年级和十年级的课程强加给七,八年级的学生,没有数据可以显示这给他们带来了多大的压力和困扰。年长一点的小孩儿对他们正受课业折磨的学弟学妹说:“我们十年级才开始学习这些。“

成就开始和年龄挂钩,学校里所指的优秀必定是那些学的又早又快的学生。但是谁能够证明这种教育上的恐慌感能够造福学生呢?或许可以使很少一部分人受益,但是对于其他学生,在经历了多年学不会的挫败感之后,又给他们留下了什么呢?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和这种“教育淘汰模式”相关的数据可能具有隐藏性。学校偷偷运用考试来筛选或剔除学生,这样一来他们的排名就不会受那些考试表现不够好的学生的影响。

更直接一点的说,成千上万的高中生正在被迫放弃学业,而这一现象没有人注意到。

通常,处在你位置上的政客们可能会因为对英国学生在教育竞赛上表现不佳的问题表现出兴趣,而获得政治上的利益,然而被粉饰的事实却是无数在竞赛中被落下的孩子走上了吸毒和犯罪的道路,这样的命运只有通过政府对学校施加干预才有可能被避免,但是教育部好像没有这种打算。反而如果高中入学开始采用筛选制度,这些极端的例子只会越来越多。

选择意味着排斥,当你把它与选择性地进入中学的过程紧密联系在一起时,你就会对学生在学业上的表现差距产生内在的漠视,而且会巩固并尊重它。如果你或者你的团队中的任何人都对这一差距感到担忧,那么我需要指出,学校系统正在使用一种隐蔽的方法堂而皇之地创造差距。

我很担心,你呢?

Yours,

Michael Ro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