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监狱里度过九年光阴之后, 他已经为大学做好了充足准备

创新派 / 海外教育家
本文共计 2775 字

撰文 / 王星燕

编辑 / 灯塔学院编辑pengqigang@alighthouse.org

2017 年 7 月 5 日——在监狱里度过九年的光阴之后, Syrita Steib-Martin 已经为他的大学学习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带着服刑期间获得的可转的 30 学分以及通过参加课程修得的 3.8 的 GPA,这位路易斯安那州的居民填写了新奥尔良大学的入学申请。而当她被问及是否有过犯罪记录的时候,她承认她在 19 岁的时候由于从一位汽车代理商那里偷东西被捕。因此,她的入学申请被拒绝。

两年后,她再次递交申请,而这次她没有披露犯罪记录相关的事。结果很明确:她被录取了。现在,她成为了一名拥有执照的医疗技师,虽然她不能肯定到底这次申请有什么不同,但那栏未勾选的犯罪记录无疑是让一切不同的唯一原因。她说:“如果我在申请的时候没有撒谎,那么我不可能获得现在的社会地位:拯救生命,成为纳税人当中的一员。”

像  Steib-Martin 一样被监禁过的路易斯安那州居民,以后不用再担心在这一问题上是要撒谎还是冒着被大学拒绝的风险讲实话了。上个月,路易斯安那成为了第一个禁止公立大学询问申请人是否有犯罪记录的州,除非是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在 Steib-Martin 的帮助下起草的众议院 688 号法案,获得两党的支持, 以 90 票赞成对 1 票反对通过,并在 6 月 16 日由州长 John Bel Edwards 签署成为法律。

该法案几乎获得了一致通过,可能由于某些路易斯安那州特有的原因,导致该州的监禁率一直居高不下。但是,据观察家说,这也表明了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识到,给予有犯罪记录的人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不仅对这些人自身有利,同样也有益于社会发展。

来自纽约 John Jay 刑事司法学院刑满人员再社会化研究所的主任 Ann Jacobs 说:“这是一个值得引起重视的重大发展,当你在某些事情上达成这样的协议时,它表明人们正在以一种更加聪明的方式思考这些问题。”

 

最大的障碍

根据社区选择中心( the Center for Community Alternatives (CCA)) 2009 年的一份研究表明,近三分之二成的美国大学还是会收集刑事司法信息,尽管不是所有学校都会将其视为影响申请者资格的因素。另一份发表在《校园暴力杂志》上的研究称,35% 的受访学校在最近的一个学期内由于犯罪记录而拒绝了至少 1 名申请人。

“禁止询问犯罪记录”的支持者认为,接受高等教育是降低再犯罪率的关键。其中的逻辑是当被监禁过的人能获得学位时,他们会更容易找到一份工作,同时也会降低他们重回犯罪道路的可能性。许多研究者认为,刑事犯罪的量刑问题不成比例地影响了高中生的肤色,一份调查显示非裔美籍比他的白人同伴要更经常、更严厉的受到处罚。

数据表明,排除犯罪记录作为申请条件不仅会增加前科犯被录取的机会,也会使他们看起来像普通高中生一样在走申请流程。另一项社区选择中心(CCA)的研究发现三个申请者中的两人因为承认重罪而没能完成申请流程。

“甚至鼓励他们去申请也是一个巨大的障碍。”Steib-Martin 说,她目前还是“恢复行动”组织的执行经理,这是一个帮助有监禁记录的女性获得教育和工作机会的项目。

2016 年,美国教育部长  John B. King 向美国学校发出了一封指导信,敦促他们消除有犯罪记录的人在申请高等教育时所遇到的障碍。同时,他在信中要求大学重新考虑收集刑事司法信息的做法。包括纽约和加州在内的一些私立学院和公立大学已经开始行动了。

尽管如此,在更大范围里的禁止大学询问申请人犯罪记录的行动中,障碍依然存在。社区选择中心高级政策研究员 Marsha Weissman 说:“其中一个障碍是一款 app ——每年用于提交 400 多万份大学申请——现在依然要求填写是否有犯罪记录。”在路易斯安那州,通过此款 app 接收申请的公立学校将在招生过程中被禁止使用相关信息。

 

安全问题是另一个障碍

虽然这是第一个在全州范围内实施成功的案例,但路易斯安那州不是唯一考虑过这项禁令的。五月,类似的立法被马里兰州的州长 Larry Hogan 否决了。

在一封解释他为何做此决定的信中,他回应那些批判者说:“其他学生的安全问题应该是我们考虑的首要因素。当父母把孩子送进大学的时候,他们知道孩子将会面对令人兴奋的机遇和挑战,同时,新的危险也蕴藏其中。因此,父母会期待学校能够不惜一切代价来保护他们孩子的安全。”

为缓解这一可能的安全隐患,由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和其他学校的管理员进行商议后,在后来法案的议案中,路易斯安那州将这几项特定的罪行排除在了禁止被询问的范围之外:被判犯有跟踪罪、强奸罪或性虐待罪的人必须在他们的申请中阐明情况。

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发言人 Ernie Ballard 说:“学校以前虽然会询问申请者的犯罪记录,但是在做出最终录取决定前会考虑更多的细节——比如犯罪的性质以及至今距离犯罪行为发生时的时间。”他同时还在一封信中提到:“大学认为性犯罪是十分严重的问题,特别是当它涉及到宿舍的时候。”

根据新的法律,学校可以在学生被录取后询问他的犯罪记录,并将其用于学生宿舍分配或者课外活动的问题上。

但研究罪犯再社会化模式的人也指出,拥有犯罪记录和会造成校园安全隐患之间没有直接的联系。由于缺乏证据证明这二者之间有直接联系,再加上研究表明接受高等教育会减少有过监禁记录的人再次犯案的概率。使得禁令的支持者认为禁令的执行有助于提升社会安全,而不是增加社会风险。

Weissman 博士说:“这不仅仅是让那些已经因为自己的罪过而承担过社会后果的人做正确的事,实际上我们其他人也要做正确的事情。”

改革可以让所有人“上船”

由高监禁率而闻名的路易斯安那州居然通过了 688 号法案,这可能会让很多州外人士感到吃惊。

但是这一发展也反应出了路易斯安那州各个政治派别对于有效减少累犯数量以及降低大量监禁成本问题日益增长的决心,州政府必须重新考虑他们在打击犯罪上采取的强硬态度。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82% 的路易斯安那州选民支持刑事司法改革,91% 的受访者倾向于为低级别罪犯提供更多的“矫正计划”。

路易斯安那监狱教育联合会项目执行经理,帮助起草和支持法案的 Annie Freitas 说:“我认为这是一种责任感,改变需要在这里发生,也需要在现在发生。”

当地和国家观察员说,也许最重要的是,新的法律强调了人的尊严在政策中的重要性,Freitas 和 Steib-Martin 都认为法案能够通过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 Steib-Martin 和与其有相似经历的人所提供的证词。

 Steib-Martin 说:“我认为我们能够证明大量的监禁是如何影响到每一个人的,证明一个如此小的决定是如何改变那么多人的生活的,我认为无论大家有没有意识到,每个人都是在这条船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