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成了教育平等的象征吗?在日本,政府保证贫困地区也能得到好的教育

思考力 Get / 学习力 Max
本文共计 4492 字

撰文 / 袁紫薇

编辑 / 灯塔学院编辑pengqigang@alighthouse.org

川崎,日本 —— 在许多国家,包括美国,学生的经济背景往往决定了他们所接受的教育质量。富裕的学生往往会去有高财产税资助的学校,那里有一流的设施和教职人员,会帮助他们取得成功。然而,在较贫穷的学生生活的地区,学生们往往只能得到劣质设施,过时的教科书,而且鲜有顾问指导。

日本之外的情况是什么样?据经合组织介绍,在 35 个富裕国家中,为有贫富差距的学生提供平等的教育机会方面,日本排名居前。经合组织估计,在日本,学生表现的差异性中只有 9%,是可以由学生的社会经济背景解释的。而经合组织有关研究的平均水平为 14%,在美国为 17%。

“在日本,可能有贫困的地区,但没有贫穷的学校。”天普大学日本校区的人类学家约翰·莫克(John Mock)告诉我。

灯塔学院每日更新的《造一座灯塔》微信订阅账号是来自全球的深度留学讯息和海外教育故事的最佳读本,每晚准时推送至你的微信中。

此外,与美国和英国(尽管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在这方面领先)相比,日本较贫穷的儿童在成年期更有可能出人头地。监督经合组织教育和技术发展工作的 Andreas Schleicher 告诉我说:“这是少有的对所有学生都很好的“教育”系统之一,”“缺点被认为是集体责任。”

2011 年 3 月,在福岛县饭馆村,福岛核电厂灾难发生辐射污染后,撤离的许多家庭至今未归。被污染的土壤,仍然在对环境造成破坏,许多家庭一蹶不振。

当地小学只有 51 名学生,而事故发生前则有超过 200 人。

不过,给予回归者的教育质量是一流的。政府在川崎市的辐射区以外,修建了一所新学校,虽然班级较小——一年级只有两个学生——但教职人员数量充足。在我参观的一个教室里,五名二年级学生正看着一位老师演示插花,而其他三位老师围着他们,帮助他们完成每一步。

在另一个班级里,一位数学老师对奇数和偶数进行了当堂测验,当学生们分组讨论问题时,另一位老师则会来帮忙。在学校里转了转,老师几乎和学生一样多。

“教育质量相比 2011 年 3 月 11 日以前有所提高”,身为六年级生的父母,学校的家长教师协会会长的菅野俊介告诉我说,之前的师生比较低。返回该地区的许多儿童来自单亲家庭,这个群体的经济负担普遍较重。

另外,根据教师 Satoko Oowada 的说法,一些家长返乡,是因为需要父母帮助照看孩子。为了防止经济困难影响学生的教育质量,联邦政府作出了努力。政府为学校提供专项基金,以便所有学生都可以免费享用午餐,校服,笔记本电脑,铅笔和健身服。“平等的教育对于饭馆村的孩子来说非常重要,”校长竹彦吉川告诉我说。“无论何地,学生都可以接受同样的教育。”

饭馆村的公平教育与新奥尔良等地形成鲜明的对比,新奥尔良也曾受到灾害重创。

日本国家政府试图确保受灾地区的学生,能在事故发生后获得更多的资源,而新奥尔良的官员,却从城市的公共教育体系中撤资。公立学校的老师主动辞职或被免职,许多学生从班级中消失,新奥尔良系统几乎完全由特许学校组成。(可以肯定的是,新奥尔良是纽约和新泽西州的一个异常地区。至少其他地区会收到联邦资金,来减小桑迪飓风对教育界的影响。)

在提供教育机会方面,日本表现突出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如何分配老师。日本的教师不是由个别学校雇用的,而是与州大致相似的县雇用的。在县内的学校,教师的分配情况每三年左右会变一次,不过之后的职业生涯中不会这么频繁。

这意味着,县府可以确保最好的教师被分配给最需要他们的学生和学校。Schleicher 说:“更多的好老师,更多的宝贵资源,将被重新引向更弱势的学生那里。”

这也意味着教师可以从不同的环境中学习。青年教师会接触到一系列的,不同才华的同龄人,并从他们的教学法中学习。这与美国等地形成鲜明对比,日本的一位老师,高桥彦表示,他现在是保罗大学教育学院的基础数学副教授。“在美国,好老师去好学校,并且会一直呆在那儿。”他告诉我。

日本的教育平等也归功于资金的合理分配。

教师工资由国家政府和县级政府共同支付,所以与一个地区的家庭中位数(或房地产价值),不会相差很大。建筑费用和其他费用的资助也是一样的——相比美国,学校会从国家政府得到更多的帮助,根据高桥所说,日本的教育制度旨在使所有学生受益。他说:“他们的制度真的经过精心设计,从而让全国学生机会平等。” 这与美国的教育制度形成对照,他说,美国的教育制度是努力培养最优秀的学生,但却把其他人甩在后面。

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日本在教育方面的实际支出少于其他发达国家,其国内生产总值的 3.3% 用于教育,而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为 4.9%。在小学阶段,平均花费 $ 8,748 投资每位学生,而美国的花费为 $ 10,959。不过,日本花钱很明智。学校里建筑物不多;教科书简洁,印在平装书上;学生和老师共同维护学校干净的环境。在日本校园里,管理人员也较少,通常只有一名校长和一些副校长,其他员工人数也不多。

尽管国家教育支出相对较低,但是日本老师的薪水比经合组织平均水平高。

这个行业进入门槛很高:就像美国律师考试一样,由县级政府组织的教师考也非常困难。Oowada 告诉我,她一共考了五次福岛县的教学考试,才最终通过。她现在是永久老师,县政府为她提供养老金和工作保障,直到 60 岁退休。她说,她通过考试的那一年,共 200 人参加考试,但只有 5 人通过。

她的协同老师 Yuka Iinuma,还没有通过考试,目前一直担任一年期合同老师,但每年都在不同学校间辗转。许多想要成为老师,但没通过考试的人最终会选择放弃。即使在取得认证后,每三年的升职审查制度也激励着老师们表现得更好。

在日本当老师,当然有一些缺点。因为他们对课堂上的所有学生都负责,所以教师经常在正常工时外帮助落后的学生。

学校校长吉川告诉我,饭馆村的一个老师的例子。有一段时间汽油不足,无法开车,他每天就骑自行车去上课。从撤离区到川崎一共要骑行 12 公里,而且途中有一段路很陡。在东京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谈到,从早上七点工作到晚上七点三十分很少见,有些老师会工作到晚上 9 点。(日本有教师工会,但近年来,他们的权力有所削弱。)

不过,高桥说,日本老师对如何提高学生成绩有很大的自主权。在一个被称为“课程研究”的项目中,一些教师先在一段时间内研究和设计一个新课程,然后提供给其他教师,并由他们提供反馈。他说,教师们齐心协力,找出全校范围内的问题,并形成团队,解决问题。教师会撰写报告,或出版一本关于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书。“这不只是哪一个明星老师的事,而是要团队合作,”他说。

施莱谢尔说,教师对教育学的重视有助于日本的教育制度的平等。他说,重点与其说是吸收内容,不如说是教学生如何思考。“他们真的专注于解决问题,这意味着,解决问题的能力会是前所未见的,”高桥说。在数学这样的科目中,日本教师鼓励学生发展解决问题的能力和批判性思维能力,而不是记忆能力。

教育非营利组织的课程研究联盟发现,在国际数学和科学研究国际趋势(TIMSS)测试中,只有54%的问题是老师教过的,但学生们的平均得分是 565。而美国的学生则学过解决其中 82% 的问题,但平均却很低,区区 518 分。讽刺的是,很多日本老师的教学手段正是来自美国,——尤其是一个美国团体——全国数学教师委员会。在 20 世纪 80 年代,该委员会敦促美国教师改变教学方法。但是显然只有日本教师真正听进去了这个建议。

在日本,学校的教学目标也不同于美国等国家。

事实上,在川俣町我旁听的数学课上,老师会问学生很多问题,而且问题会越来越难。即使下课铃响起,讨论仍继续进行,学生也会跑到黑板前尝试解决问题。

老师们似乎特别善于帮助学生发展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Schleicher 认为,这就是为什么日本的“补习学校”仍然存在 —— 许多学生在上课后会去补习,为高中或大学入学考试做准备 —— 支付不起补习费的人可能会完全落后于人; 而当学生被教导如何思考时,他们仍然可以在数学,科学和阅读方面表现出色。

当然,还有其他原因使得日本的学校比美国的学校更公平,比如美国教育系统的特点,这是很重要的原因。

日本的人口基本是同种族的,这意味着,在美国学校仍然存在的种族隔离是不存在的。日本也不会给优秀学生设立特别的培养计划,这意味着所有学生都有同样的课堂,而好学生会帮助那些学习困难的学生。在美国,给优等生特殊照顾可以让优秀学生茁壮成长,但也会让其他学生远远落后。

日本的富学生比穷学生拥有更多优势。

根据最近的一项政府调查,日本贫困儿童的数量日益增加——约有 20% 的东京小孩生活在贫困之中。我访问了东京的孩子之门,这是一个为低收入家庭的儿童提供辅导和放学后项目的组织。

孩子之门的创始人渡边良子告诉我,因为无法支付实地考察费,或校服的费用,日本的一些贫困学生会辍学。当我提到经济合作发展组织的数据——对贫富差距大的学生们,日本实行的平等教育很突出时,她说,在小学这可能是真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在贫穷的家庭里,当孩子们做家庭作业时,父母仍在工作,因此孩子们得到的帮助较少。这些家庭也不太可能负担家教或其他外部帮助。她说:“落后的趋势是自然产生的,因为他们没有得到出身富裕的孩子们所得到的支持。”

Shinobu Miwa 是一位单身母亲,其 16 岁的儿子在孩子之门参加课程。

她告诉我,她很沮丧,因为她不能送他到补习学校,因此担心他会处于劣势。“与其他家庭相比,他处于弱势地位,”她说。如果他决定上大学,那么,他可能会面临更多的问题。因为,日本的大学学费高昂,但针对贫困学生的奖学金比美国少。

日本的学生在学校压力很大,一旦落后就有可能被欺负。“只要我在学校表现不错,那就万事大吉。但一旦我开始偏偏了一点,他们(父母和老师)就会走极端,对我严酷以待,“一位学生对杜克大学文化人类学家安妮·艾莉森(Anne Allison)说,安妮在日本写了很多文章。日本学生也应该参加体育或舞蹈课后俱乐部,这样可以让他们一直上课,直到下午 6 点。

 “当他们回家的时候,已经很黑了,他们所剩下的任务就是吃晚饭,洗澡,做家务,睡觉,“东京的老师告诉我。

尽管有这些缺陷,日本的教育制度仍然是其他国家遵循的榜样。

一部分是因为,日本对学校设立的目标不同于美国等地的目标。高桥告诉我:“尽量减少优秀学生与其他人的差距,是日本教育制度的目标。” 这意味着,要为处于劣势的学生或学校,争取更多资源和更好的教师。这也意味着,在改善学校方面,教师合作的自由性大大提高。

这可能很难移植到美国,那里的教育长期以来一直是由地方一级进行管理,而分享资源方面的探讨,往往导致诉讼,而不是改变。不过,根据 Schleicher 的说法,日本的成功也是近来才兴起的。

大约五十年前,日本的学校只位居中流,他说。各国都可以使学校的教育更加公平。他们只需明白一点——所有学生的成功才是首要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