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哥伦比亚大学的本科学生,创办了一个中文读书会,他们在读《道德与自省》、《忏悔录》、《伊利亚特》、《约伯记》和《到灯塔去》

创新派 / 海外教育家
本文共计 2249 字

撰文 / 丘深 & 谭秋韵 哥伦比亚大学学士,会饮沙龙创始人

编辑 / 灯塔学院编辑yangchu@alighthouse.org

“这个想法太精英主义,太小众,可能实质上没有把该有的教育资源带给需要的人。” 当丘深 2012 年 5 月给秋韵发短信谈起想要创办会饮沙龙时,秋韵反驳道。

并不是精英主义

在不断的争辩,反驳和探讨中,还在大一的秋韵和丘深决定联手尝试举读书会取名会饮沙龙,希望交流方式能随意而有启发。

灯塔学院每日更新的《造一座灯塔》微信订阅账号是来自全球的深度留学讯息和海外教育故事的最佳读本,每晚准时推送至你的微信中。

“大一在核心课程中读的经典常常给我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有一段时间走在路上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在这个阶段思维和想问题的角度受到了很大的启发,是一种被启蒙了的幸福感。有很多想法在头脑里碰撞,这些想法可以给自己很多力量,”秋韵说道。

中国的教育体系注重专一,美国则是更注重全面的博雅教育体系。事实上,一二战前后很多地方都有建立了博雅教育体系,但哥伦比亚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是历史最悠久且至今保留最完整的两所学校。

 一战之前,哥大的学生的必修课是拉丁语和希腊语,但在一战后期,由于哥大作很支持一战,因此设置了一门课程叫做战争问题(War Issues),这门课程邀请哲学家等来分享各自对于战争的看法,旨在增加大家对战争的多方面理解,以及一战对于美国社会的影响。一战结束后,这门课程更名为和平问题(Peace Issues)。由此可见哥伦比亚大学本科课程的创建和当下社会联系十分紧密,而后学校将这一系列课程命名为 Global Course,此理念也是会饮沙龙的核心理念之一,即通过阅读不同国家的经典理解不同国家的渊源。

秋韵说读人文经典会自成体系,这与学习一门新的语言类似。在没有学习之前,有很多相互交通的东西是没有办法理解的,但在学习之后,会逐渐理解很多作者之间的相互引用,包括理解作品之间的关系。

“比如很多社会上的热点问题其实都在经典中有所体现,当热点问题出现时,再回首经典,其实很多可以找到出处,而经典中经过深思熟虑而产生的想法或许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因素,”丘深说道。

国际化是哥伦比亚大学的重要特点之一,秋韵和丘深也下定决心将会饮沙龙打造为覆盖全球的哥伦比亚大学本科群体里的国际化组织。

自去年起,会饮沙龙开始了更国际化的项目内容,当前,会饮沙龙暑期活动已覆盖韩国、日本、新加坡、泰国和印度。会饮沙龙海外活动意在结合当地文化,除了把西方的体验带给当地的学生,也想把当地的经典带到我们这里。比如日本艺术和西方艺术以及西方艺术的印象派如何受日本之前的影响等。而今年他们将第一次把会饮沙龙带入中国县城,与国内的高中生一起品味人文经典。

人文≠符号

“我们希望纯粹的专注做人文类内容,少一些应试思维,多一些文化上的理解和思考,”秋韵和丘深说。

会饮沙龙的阅读书籍来自哥伦比亚大学本科生核心课程中的阅读书单,由其来自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系的教授导师协助挑选。希望入选的书籍既有关联性又有代表性,希望可以选取代表不同文学体裁、不同时期甚至不同思潮的作品,且内容相对浅显易懂。2015年,会饮沙龙带领大家阅读的书籍为《道德与自省》、《忏悔录》、《蒙恬》以及两本个人相关的书籍。

丘深和秋韵都曾做过会饮沙龙的领读人,当年他们讲解的书籍是《伊利亚特》。

在讨论中正确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秋韵一门课程的助教曾经说过,一个讨论就像一个民主体系,每个人都有发言的权利,每个人的发言都会影响接下来的议程。领头人要让学生以自己的节奏去流动,而不是强加给学生一个节奏。

在做会饮沙龙的领读人时,秋韵对这一点深有体会。讲师不仅需要对文本了解,引导大家去讨论讲师认为的书内更重要的内容的同时又不能限制大家的思维,另外还要准备同学们可能提出的边边角角的问题。

 “这个度很难把握。把讨论带起来也很有挑战,比如怎么引导出下一个问题,怎么让讨论越来越深入,”秋韵说道。“有时学生说的话和问的问题你需要用更为经典的方式来回答或者转述。”

人文作品有时可以让读者在点滴中看到很大的世界并对人类的想法深感震撼。秋韵最喜欢的一句话出自伍尔夫的《到灯塔去》。

“他是一个桌子,是一个椅子,是一个奇迹,是狂喜。”

海边的一个房子旁一位画家正对着窗户画画,前面的窗子特别美,画家不希望有人打破这安静的情景。秋韵说这句话让她从最简单的东西里感受到了最淋漓尽致的美。

而学习政治学的丘深在读《罪与罚》、《约伯记》等人文经典时常常考虑社会公正问题。“圣经中的一些故事虽然没有给我世界观的答案,但给了我很多关于正义和罪恶的想法。比如正义不是逻辑上做了一就会得到二。”

丘深和秋韵认为人文不是符号,是逻辑产生的网,是网产生的一些现象。比如一些词语在不同阶段会被赋予不同的含义。而每一本经典的作者无疑不搭在前人的肩膀上,互相引用,彼此对话。

逆流而上的经典

会饮沙龙逆潮流而生,撇开碎片化阅读,沙龙读书入选者需要参加几周下来的全部读书会。读书会每次的阅读任务为 50 页左右的英文,阅读之后才可以参加为时两小时的深入讨论。

秋韵和丘深希望可以在会议沙龙未来的讨论中带入多元化因素,一起更好的理解中国文化在世界的地位。

“跨文化交流没有听起来那么简单,更强势的文化应该怎么对待其他的文化?从东方主义来讲,西方人以有色眼镜看东方文化,东方文化自己的话语权较弱。以西方为主体以东方为客体的局势也影响了东方人对自己文化的理解。但跨文化交流应该真正给每一个文化同等的话语权。”

在他们看来更多读书会的出现可以帮助中国年轻人找到物质丰富后的我们更加充实的精神生活,而这也将逐渐变成一种生活方式。